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名医访谈 > 正文
王光霁:温医设在世界的“窗口”
2009-01-08 16:20:00 作者:眼科时讯 来源: 网友评论0
微博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搜狐微博 网易微博 百度说吧 嘀咕 饭否 和讯微博 凤凰网微博 人民网微博 天涯微博 139说客 人人网

  


  王光霁,1945年5月16日出生在文成县大?N镇一个小工商业主家庭,1946年举家迁往温州虞师里。

  王光霁1951年入城南小学受启蒙,1960年温三中初中毕业,进入温六中读一年高中,次年并入温州一中,于1963年毕业,当年考入浙江医科大学。1968年毕业后分配平阳县山门区顺溪公社保健所工作,1978年考上温州医学院眼科研究生。研究生未毕业考上赴美国留学公派生。1981年早春赴美国波士顿眼科研究院进修,两年多时间里发表12篇文章于美国各大杂志。

  1983年留学期满回温州医学院工作,任眼科教研室、附属一医、附属二医、眼科光学研究室主任。1988年与瞿佳等一起创办中国第一个视光学系,任该系第一任主任。同年秋天再次赴美,任波士顿眼科研究院(已附属于哈佛大学)assistant scientist(助理教授)。1990年秋入学新英格兰视光学院,1992年获视光学博士学位,在十余名速成班同学中因成绩最佳而获奖,并在全美千余人参加的视光医师执业资格国家考试中为第一名。毕业后留新英格兰视光学院执教,任副教授,次年又自开诊所行医,2002年提前被聘为教授。

  王光霁从事眼科和眼视光学科研、教学、临床,凡35年,发表文章50多篇,其中20余篇发表于美国各大杂志。主编出版著作有《双眼视觉学》和《视光学基础》。获得多项专利。曾任《中华眼科杂志》编辑,现任《眼视光学杂志》编辑,美国《Optometry and vision science》审稿人。

  记得1983年王光霁从美国留学回来,作为著名眼科光学专家、温州医学院教授缪天荣的第一批研究生,当时的《浙南日报》曾经刊登过他与缪先生坐在一起的一帧照片,和煦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,一片温馨的师生情意,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他了。在温州医学院校庆的日子里,他的学生、温州医学院副院长吕帆向我推荐了他。我说,早已列入采访计划,就是没有机会。感谢吕帆的安排,我们完成了这次采访。

  缪天荣的“黑市研究生”

  金:从温州媒体上看到,温州医学院建校五十周年校庆可热闹了,历届莘莘学子从世界各地回到母校看望自己的老师。您也从大洋彼岸回来参加校庆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您最想念的老师是谁?

  王:韩愈在《师说》中说道:古之学者必有师。而今之学者更有承蒙老师传道、授业、解惑的母校。我自幼入学至大学毕业寒窗十七载,后又几度回炉,在校学习历近四分之一世纪,有母校达九所之多。然而与我情缘最深的,还数温医。我在温医先后学习工作八年,留下了一片真情,也带走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挥别母校已经二十年了,往事并不如烟,人物故事依然历历在目:我承恩最重的当然是先师缪天荣教授。

  金:我见过缪天荣教授。他是我国眼科界的老前辈,著名眼科专家,“对数视力表”和“五分记录法”发明人,《标准对数视力表》起草人,曾担任温州医学院眼科教研室、附属一院和眼科光学研究室主任等职,于2005去世,享年93岁。

  您出生于文成山区,您怎么会选择眼视光学的?是从小就喜欢眼科吗?后来又是怎么成为缪天荣教授的研究生?

  王:虽然我出生在文成,可是对那里我没有多大的印象。出生第二年,我随父母举家迁往温州城区。先父仅读过三年私塾,识字不多,先慈从未上过学,可是比一般人多认了个“霁”字。

  我生性内向羞涩,纳言敏行,学习很自觉,父母从不督促我,还时常把我手中书拿走,怕我伤神。虽然我的成绩很好,每学期都拿品学兼优的奖状,但父母只是高兴,少有赞扬之词,更不在外人前面夸奖,母亲认为自己田里的稻好不能自己夸。在温州一中读高中时,班主任语文老师林书立对我影响很大,受益匪浅。

  那个年代讲究家庭成分,我知道自己的成分高,所以选择大学专业时选择了医学,在我看来,学医好的话可进成名、成大医师,若时运不济退可到乡村,也能当医生养家糊口。大我16岁的哥哥也是学医的。在浙医大上学时我就喜爱上了既动脑又动手的外科,外科总论课的老师要求学生每分钟打结六十个为满分,我能打七八十个。暑假回温,就跟着我哥去他的工作单位温三医上班,既做手术又查房,忙得不亦乐乎。我的梦想是将来能像我哥一样成为出色的外科医生。可是,毕业分配时,我被分到了平阳山门区顺溪公社保健所工作。

  因缪天荣教授的大儿子是我高中同学,1973年缪教授上门找我,要我跟他学眼科,于是我成了他的“黑市研究生”。

  金:缪先生的眼科学问做得很深,是中国眼科的前辈,可谓德高望重,学富五车。他生性幽默风趣,话语里充满智慧,生前有时从距蒲鞋市不远的温医来到公园路报社,称是从“蒲鞋市”到“温州市”,走了两个“市”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“黑市研究生”此话怎讲,能说说您与他在一起的故事吗?

  王: “黑市研究生”是缪教授的戏称。因为,当时尚处“文革”中,还没有恢复招收研究生,我在山门顺溪保健所当医生,生了一场病,回到温州将息。一日,缪天荣教授造访寒舍,我受宠若惊,至今还记得他上楼时,地板发出欢乐的?姥缴?K?胛易?噶季茫?饰医窈笥泻未蛩悖?⑻嵋椋?劭瓶墒遣淮淼难∠睢S忻?χ傅悖?业奔赐?饬恕J?潞螅?呀淌诟?伊?盗巳ノ乱辉貉劭平?蕖0肽杲?奁诼??一氐皆?ノ豢?寡劭乒ぷ鳎?傻孟衲O裱??猩?猩??/p>

  此后我每回市区探亲,便往缪教授家跑,聆听教诲;回山门时,缪教授将英日文专业书籍借给我读,不懂处且听他下回分解,从而我成了他的“黑市研究生”。接着,我写了几篇眼科光学文章,颇能入缪教授法眼,被刊载于他主编的几期眼科专辑上。缪教授并不满足于我仅是他的“黑市研究生”,更想让我成为他的得力助手,曾经坐拖拉机去我工作的小卫生所,要求所长放人。那天恰逢县卫生局长下来视察工作,在当晚的饭局上,开始他与局长大人东拉西扯地谈得还算和洽,当切入主题时两人就翻了脸,结果不欢而散。直到1978年国家恢复招收研究生,缪教授才能把我从“黑市”转正,让我成了他首期五位研究生之一。

  创立中国首个视光学系

  金:眼视光学在中国是一门新的学科,好像是你们一手创建的吧。温州医学院眼视光医院名扬天下,被人称为“中国教育的温州模式”。您作为创建者之一,能说点创建中的故事吗?

  王:缪教授首创的眼科光学是眼视光学的源头,我们只是扩大了它的领域。而概念的形成是1987年我与瞿佳一起到深圳参加国际眼科学术会议。会上有许多国外Optometry(原意为验光,近几十年其领域已扩大为视觉功能维护和眼内科)学界专家发言,讨论的内容都与视觉有关。联想到我从美国搜集带回的几大纸箱文献资料,也大多出自Optometry杂志。当时顿觉得视觉功能之重要性,无论是碧眼还是乌瞳,是水汪汪还是炯炯有神,只要有健全的视觉功能,就是好眼。眼为器,视为本,光为用,维护和治疗康复视觉功能是终极目标。真是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为此,我们提出了依眼科,傍光学,视在中间的视光学概念。回来后,我们到处游说,写报告,求审批,从院领导上至省府。几经周折,终于在1988年把牌子挂了起来,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视光学系。

  金:您成了这个系的第一任主任,还招收研究生,吕帆是您的第一位弟子吧,她对您也十分敬重,这次采访就是她安排的。我不懂,后来您不是又出国留学了,怎么带吕帆这位女弟子啊?

  王:1988年初,学校要我招收研究生。考生中有吕帆,我对她早有所闻,是位秀外慧中的才女。虽然她顺利通过了笔试,我还得在面试中好好把把关。面试正规严格,用英语对答。结果竟出乎意料地令人满意。初立门户,就能招到如此优秀的学生,心中着实偷着乐呢!离九月份正式开学还有几个月,我就迫不及待地带着她去研究室做实验,去医院上班,要求她用英文写病历,把那些住院医生和小护士们看得傻傻的。

  是年仲夏,我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,重访原留学的眼科研究院。院长Dr. Schepens和我的导师Dr. Pomerantzeff要我留下做研究工作。导师告诉我,在我离开后他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的好助手,既懂眼科又有数理光学知识,既有理论又能动手的。因此,院长在申请留学书中写道:如此合用人才,满世界难找。院长和导师是二战时期欧洲战场上抗击纳粹的战友,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来美国,创建了眼科研究院。在我第一次留学时,其规模之大已是世界第一,有二百多号人,现在它已附属于哈佛大学,规模扩大到三百多人,其仪器设备全然更新。人是物非,我觉得自己落伍了,需要更新了,就决定留下来。其实,我仍挂念温州医学院。我在给缪教授的信中写道:留美是为温医开设窗口,建立基地,如同用兵布阵,我在此先成犄角之势。当然放不下的还是吕帆,我对她的亏欠实在太大了!吕帆非但没有怨尤,还每年给我寄来贺年卡,并尊称我为老师,我这个有名无实的老师当得实在是愧得慌!心中总惦记着如何才能为她做些补偿。

  温医有了远方至亲

  金:您很尊敬缪天荣教授,同样吕帆也很敬重您,这是中国传统的师生情意,也是学术传承的一条红丝带,确实很能感人,也很美丽。您把自己的留美看成是为温医开设的窗口,那么您是怎么发挥窗口作用的呢?

  王: 1992年我在新英格兰视光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。当年夏天,美国史迪威基金会欲在重庆建立视光学院,找上门来求助于新英格兰视光学院Clausen院长,院长委派我前往重庆实地考察。因我心有所属,向院长隆重推出温医。还得感谢老院长李日千教授的正确决策,让我有了报效母校的机会。

  回美后我继续做工作,当年金秋季节,新英格兰视光学院Clausen院长、学院理事长Dr. Bickford和我,组团去温医签订姊妹院校协议。从而,温医有了第一位远方至亲。

  此后,我联系并接待国内数十位专家学者去新英格兰视光学院访问进修,联系美国专家来华教学达数十人次。2002年促成温州医学院与新英格兰视光学院联合培养硕博连读项目,至今已培养出十多位。2002年促成在温州医学院眼视光医院建成美国视光学院正式(在美国承认学分)的临床实习基地,并正式聘任5位温州医学院眼视光的教授为新英格兰视光学院的院外教授(相当于博导)。从中我觉得自己颇有成就感。

  金:今天我听到了温医的一些幕后情节,很新鲜。如今您也到了花甲之年,我发现您的思维颇具哲理性,您对您的人生有什么感悟?

  王:我对生活需求不高也无品位,只是烟酒不沾,不爱咖啡不懂品茶,渴时冷水一杯,饥来米饭一碗。在美国生活几近四分之一世纪,还不会吃西餐,天下美食,尽在家乡。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,我也没这么高的境界。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。虚心使人进步,而学习使人虚心。不嫉妒,多看到他人可学之处,补自己的不够。我喜欢这句谚语:要乐一时睡小觉;要乐一日去垂钓;要乐一月度蜜月;要乐一年进财宝;要乐一世学到老。

  在温州医学院建校五十周年校庆期间,一批外国院校的专家学者和校长格外引人注目,其中美国新英格兰视光学院的三任校长,一同携手来温表示祝贺。而这些人的到来,一位温籍学人起到了重要作用,他就是被人们称为“温医设在世界的窗口”的王光霁。

发表评论
内容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验证码: